设为首页  用户登录
您现在的位置: 吉安县公安局 >> 首页 > 普法专题 > 以案释法 > 正文 >> 正文
2019年以案释法案例二
作者:    文章来源:    点击数:  nbsp;   更新时 间:2019-12-27         

以案释法案例:

 

化解农村山林权属纠纷矛盾的启示与思考

 

前言:目前,由于农村山林、土地的权属不明引发基层各类社会矛盾,小则吵架斗殴,大则损毁公私财物或引发刑事案件,甚至矛盾激化引发群体性事件,导致人员伤亡。本案是通过成功调处一起故意损毁财物案,并借势化解桐坪镇下田罗家村两姓村民山林纠纷矛盾的一起典型案件。

一、案件简介

2019年初,吉安县桐坪镇下田村委会罗家村的一块山林出租,获得十年出租款30余万元。罗家村村民分为罗、欧两姓,罗姓村民偏多。2019年5月初,罗姓村民通过村民会议,重新推选了村长并决定用该山林出租款修建罗姓祠堂。欧姓村民听说后坚决不同意,认为这出租款是两姓村民共有,一边向村委会、政府反映情况,一边派出年老妇女去谩骂阻工,导致两姓村民关系急剧恶化,矛盾迅速升级。5月4日10时许,罗姓村民自发组织几十余人,以欧姓村民未经村里同意私自搭建铁皮棚为由,上欧姓村民家讨说法,交涉过程中罗姓村民罗秋平将欧姓村民欧阳新强家的铁皮棚和树木损毁,被损坏物品价值400余元。此后两姓村民一直摩擦不断,罗姓村民不准欧姓村民放水,扬言殴打骂人妇女,并要将其赶出村庄;欧姓村民仍让年老妇女谩骂阻工,并多次口头、书面向上级政府等部门上访。

二、案件调处过程及结果

桐坪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迅速出警制止双方的过激行为,详细询问报警人欧阳新强和村委会干部,通过前期调查取证,初步了解了案情及隐藏在案情背后的山林纠纷矛盾,民警深知光处理故意损毁财物这一单独案件,无法化解两姓村民之间的矛盾,甚至还有可能激化矛盾。派出所决定要以调解处理该案为抓手,借势而为来化解背后的山林纠纷矛盾。办案民警首先会同镇政府干部、村委会干部召集双方部分负责人员,首先明确几项事情:一是罗姓村民不准再实施损毁财物等类似行为,欧姓村民不准实施报复行为;二是罗姓村民修建祠堂目前不能动用山林出租款,双方收集山林产权等证据,以此作为分配依据;三是双方村民不能相互谩骂诋毁,如因此引发打架等情形将依法从重处理。

办案民警的理想很“丰满”,但现实却很“骨感”。首先,调查取证遇到阻力:罗姓村民不配合调查,认为办案民警偏向对方,应先去调查对方谩骂阻工行为,直接拒绝民警到其家里询问材料;欧姓村民以年老为由,对其谩骂阻工行为避重就轻。针对该情况,办案民警转变工作方法,传唤违法嫌疑人罗秋平到案接受询问,通过村委会书记及中间人找到罗家祠堂修建负责人罗辉、村长罗丽开及现场人员,讲明其中“厉害”关系,讲道理、做工作将证人证言材料做好;并通过欧姓年轻村民说服那些年老村民讲清其谩骂阻工行为。

之后调解的过程也异常艰辛,刚开始的调解双方相互指责,均不认可对方提供的山林产权证据,后转变成相互辱骂。第二次调解过程甚至出现罗姓妇女闯入调解场所,辱骂欧姓村民,民警及时控制才未出现不良后果。后期调解民警通过重新选择调解场所,针对参与人员提前布置,邀请山林办人员确认证据的合法性等措施,摆事实、讲道理,结合处理故意损毁财物案件、查处出租款管理账目及辱骂阻工等违法行为施加压力,最终成功调解。一是由罗秋平代表罗姓村民赔偿欧阳新强财物损失;二是出租山林款拿出合理部分给欧姓村民修缮其祖屋,其余用来修建罗氏祠堂;三是双方均不追究对方的责任,不得因此事再起纷争,以后如再有山林收入,按比例分配。至此,该山林纠纷矛盾成功化解。

三、启示与思考

此起山林纠纷矛盾的成功化解,得益于办案民警迅速控制事态,及时固定证据,并着眼大局,借势而为,迎难而上。通过一起损毁财物小案,化解隐藏于背后的重大治安隐患。总结情况,有以下几点思考:

一是山林权属及时确定是关键。山林权属的不明极易引发纠纷矛盾,形成纠纷械斗的隐患。桐坪镇与吉水县黄桥镇、尚贤乡交界,邻村之间一直存在山林纠纷矛盾,1995年12月23日,桐坪镇黄山村曹家自然村村民与吉水县尚贤乡栗高村委村民因山林纠纷发生群体性械斗,造成双方各死亡2人、伤残10多人重大恶性案件。目前,桐坪镇黄山村委彭家村与吉水县黄桥镇茶坑村因交界处一块土地权属不明,引发挖路、推墙等多起事件,故要解决此类纠纷矛盾,山林权属的及时确定尤其关键。

二是宣传教育有序推进是关键。村民由于文化水平、地域或族群利益等多种因素,以及群众法律意识较差等,一旦发生族姓或村庄之间的纠纷矛盾,极易发生群体性事件,而此时的宣传教育工作有序推进尤其关键。本案中,山林纠纷发生后,村民就到派出所来要求处理,告知其去找山林管理部门确定权属,或去法院提请民事诉讼,大部分村民不予理解,并采取简单、粗暴的行为来处理,由此引发案事件后又“畏首畏尾”,不积极配合调查取证工作,给纠纷矛盾化解工作带来很多困难。

三是专业调解及时介入是关键。村委会、乡镇司法所都是纠纷矛盾调解部门,看似组织健全、层次分明,但调解职能作用并未真正发挥,功能弱化,形同虚设,导致家庭纠纷、涉地涉林等权属纠纷难以得到及时解决,大部分矛盾纠纷都直接推到了派出所,老百姓也形成了有事就打“110”的共识,以致各基层派出所都疲于应付各类纠纷矛盾,不能将工作重心放在打击违法犯罪工作中,故调解部门执行力应加强,特别是专业调解应及时介入。

四是纠纷矛盾排查化解是关键排查化解工作机制应贯彻落实到位,各部门协调联动,责任明确。基层派出所应根据纠纷矛盾的具体情况,积极争取上级主管部门或当地党委、政府支持,与林业主管部门、司法所、村委会等相关部门共同成立纠纷调解联合部门,对于人民群众报警的纠纷,涉及到哪一部门应由成立的调委组织分流后由相关调解员进行调解,从源头上及时解决人民内部矛盾纠纷,从而有效减少和避免矛盾纠纷升级、激化,有效维护当地社会秩序和谐稳定,为当地经济建设提供更为和谐稳定的环境。(吉安县公安局桐坪派出所罗志勇供稿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管理 |
吉安县公安局版权所有,本站内容未经许可不得转载,否则追究法律责任!赣ICP备12008235号
推荐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6.0